剧美网_有趣真实好玩的影视常识图文分享!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剧美网-热播剧图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剧美☆热剧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

时间:2021-09-11人气: 作者:

2021年9月11日 | 总第2624期

年代感十足、细节广为称道,但《乔家的儿女》还是躲不过高开低走的命运。

正午阳光出品,布景、道具精益求精,细枝末节皆能凸显生活的真实肌理,使观众有很强的代入感。加之白宇、宋祖儿、毛晓彤、张晚意、周翊然、刘钧等演员细致入微的表演,乔家兄妹五人的跌宕一生,父子间的代际冲突,跃然荧屏。

随着剧情的发展,不少观众发出剪辑凌乱、剧情狗血的质疑。特别是兄妹五人的情感生活,堪称《知音》《故事会》大合集:大哥离婚、结婚家常便饭;二哥“年下师徒恋”,前妻情迷“老渣男”;三姐童年被猥亵,老公前期妈宝、后期“不举”;四妹恋爱脑,丈夫出轨成瘾;五弟学生期间使女方怀孕……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2)

《乔家的儿女》算得上真正的瑕不掩瑜,瑜亦不掩瑕。

其在年代剧创作上,何以使观众共情?在家庭氛围的营造上,如何贴近大众的所思所感?在人物情感关系与矛盾冲突的构建上,又有何倾向?节奏把控、人物设定,是否让故事趋于崩坏?这些,都是《乔家的儿女》带给我们的思考。

剧集采用了日本家庭题材电影中常见“空镜头”拍摄技法,以营造烟火气息,渲染出市井人家的生活情绪。

《乔家的儿女》中的空镜,以片段的形式存在,营造统一的家庭氛围。院落的苔藓,70年代的水泥墙,儿童自行车等,让人置身时代记忆。另外,剧中空镜还具有象征意,塑料棚顶凝聚的积水,象征乔家兄妹共同面对生活的困难,多了份生活的诗意美;竹蜻蜓传来母亲去世的噩耗,暗示兄妹们小小年纪就要面对人间疾苦。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3)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4)

其次,空间不连续性剪辑搭配长镜头,使时空表达更有复杂性和绵延感。

影视剪辑一般讲究不跳轴,使观众能更清楚地掌握角色与场景间的位置关系。而《乔家的儿女》有时候会使用非连贯剪辑,打破空间关系,视角灵活多变。

如一成穿街过巷上二楼,侧跟镜头变成鸟瞰镜头,楼下镜头从左侧出画,楼上镜头却是从左侧入画。这一操作并未扰乱观众视角,反而引出南京交错的房屋结构。加之长镜头所具有的连续性,将人物的平移运动与纵深运动相结合,更添真实质感。


除生活化的镜头语言之外,上海牌手表、“二八”自行车、香雪海牌冰箱、双卡收录机、小人书等道具的呈现,颇具年代感。

故事背景截取1977年至2008年,这三十年间,中国社会变动非常剧烈。剧中一些细节暗示具体历史时段。防震棚对应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的城市生活;二强穿的条纹衫,模仿当时央视引进美剧《大西洋底来的人》中麦克的穿着,暗示当时文化上的开放。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6)

此外,剧中的歌曲亦充当回应时代的重要媒介。“追星小达人”乔四美(宋祖儿 饰)痴迷费翔、小虎队所唱的歌曲,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经典。乔祖望(刘钧 饰)哼唱的《万里长城永不倒》是电视剧《大侠霍元甲》的主题曲,1983年引入大陆。

此外,歌曲亦用于塑造人物形象。在与戚成钢(侯雯元 饰)离婚后,四美哼唱梁咏琪的《短发》,反映出她敢爱敢恨的性格特点。乔一成(白宇 饰)与叶小朗(周放 饰)的定情歌是《明明白白我的心》,歌词“渴望一份真感情”暗示这两个缺少关怀的人希望从爱人身上获得家的温暖。

亲情凸显于无情,爱家显现于无家。

大家长乔祖望并没有承担起父亲应尽的职责。市井、自私、冷漠的他将儿女视为讨债鬼。妻子生产,他还坐在牌桌上;妻子骨灰盒的钱,不仅要小姨子魏淑芳(刘琳 饰)垫付,他还不忘从中扣下一笔;自己吃鸡肫,至于孩子们只能舔饭勺。怎一个“渣爹”了得。

一成刚开始对弟弟妹妹绝非宠溺,而是存有自己的欲望。乔祖望想把四美寄养给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一成出于羡慕、嫉妒,跑到对方住处,欲替四美成为他们的养子。他深知在乔祖望的管束下,自己没有未来,所以必须改变命运。

在家庭的象征性场域堂屋内,总存在着不和谐的音符。饭桌,本是一家人嘘寒问暖的地方,却成了彼此厌弃的场所。乔祖望要么在吃饭时外出打麻将,要么坐在一旁惦记着儿女的生活费,昏黄吊灯下弥漫着金钱的气味,贫困钳制了彼此对爱的表达。

除了家庭符号被挪用外,生活的真实还体现在乔祖望与乔一成这对父子关系的错位上。

在一成的陪伴与督促下,乔家兄妹得以茁壮成长,而乔祖望有父名无父权。父亲的身份与父亲所应尽的义务间,同样存在着不确定性。父亲的缺席恰恰构成生活的底色。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8)

然而,无论大哥还是父亲,长辈终究是“爱你在心口难开”。

在四美心中,大哥一成偏心三丽(毛晓彤 饰)。实际上,一成一直关心着四美的学业、工作、情感生活,还找人打探妹夫戚成钢的底细。哪怕乔爹爹,弥留之际,还心心念念原配妻子与五个子女,并将老屋留给四美。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守护彼此。

在揭露长辈对晚辈间代际矛盾的同时,为双方的情感表达留有一丝余地,才是观众对真实代际关系的期待,即解构传统亲情后,通过“正反合”建构理想化亲情。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9)

首先,人物情感关系与角色性格相对应:一成、三丽坚持理性爱情观;二强、四美执着感性爱情观。

一成在爱情、婚姻中的理性态度,体现在他对妻子与兄妹关系的权衡上。

与叶小朗婚姻失败,原因是对方抱怨其本末倒置,心中只有兄妹,没有小家;之后与项南方(唐艺昕 饰)成婚,一成又将兄妹与项家完全割裂开来,遭双方埋怨。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10)

三丽童年时险被性侵,对男女之爱持保守态度。

发现王一丁(曲哲明 饰)是个老实善良本分的人,并察觉他对自己死心塌地后,三丽才打开心扉。对于婆婆的刁难,三丽态度极为强硬;当对方在其面前忏悔对一丁不公时,三丽出于情面原谅老人。总之,三丽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终评|《乔家的儿女》:成于生活质感,败在鸡零狗碎(图11)

不同于大哥、三姐客观、理性的态度,二哥、四妹皆是痴情种:“确认过眼神”,便以为“遇上对的人”。

很多观众认为二强对待师傅马素芹(朱珠 饰)属于恋母情结,实际上仍是他求不得的外化。台词“反正从小到大我喜欢的,就都没留得住”是二强的症结。从宠物小芦花、小棉华的丢失,到不被世人看好的“年下恋”,再到被改造的溜冰场、摔坏的复读机……二强的悲情源于他所执着之物,皆是不可长留的。

张晚意的表演富有层次,内敛中不失深情。马素芹前夫大闹车间,二强出手相助,表白师傅后被婉拒。二强走向大门,步伐缓慢,这是少年人在等一个回声。当等到师傅的回复,他转过身子,强忍泪水。这时镜头正给,他抿嘴一笑,是安抚。当镜头推进,泪水顺着二强的脸颊滑落,几多怅惋。

四美像个中世纪的女骑士,为爱不顾一切。“关山难越,抵不过山后的无边风月;完人难寻,难不倒我对你的目成心许。”对于戚成钢,她明知对方是个花心萝卜,但还是认为对方会变好,处处为其考虑,活成张爱玲笔下那个“卑微到尘埃里”的爱人。

宋祖儿的表演,肆意奔放又见其深海潜流。书店店员小孟上门,求其成全她跟戚成钢。四美先是不动声色,询问戚成钢。但男方扭头就走,四美潸然泪下,原本还心存侥幸,如今却心如死灰。

其次,情感书写上不是递进式的,而是对仗式的,这就导致乔家兄妹在对待爱情时,是静态的而非动态的,角色难从失败的恋情中获得成长。

在人物塑造上,角色具有对应关系。二强喜欢马素芹,妻子小茉(孙安可 饰)也跟较为年长的书店经理不清不楚;四美为爱痴狂,谁知第三者小孟也是个痴情种,尽管一成给了她一笔钱让她回老家,但她还是忘不掉与戚成钢的情。

这种对仗关系,放在某一角色的成长中,弧光就显得不够。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日常中会下的判语——“人是不会变的”。

一成与文居岸(孙伊涵 饰)的第一段恋爱以及之后的婚姻,对他的性格塑造没有太多促进作用,仅是一段伤心往事。既然角色成长不明显,情感关系的断裂便显多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