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美网_有趣真实好玩的影视常识图文分享!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剧美网-热播剧图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剧美☆热剧

口碑两极化的《兰心大剧院》,到底怎么样?

时间:2021-10-19人气: 作者: 小编

不好看,也不好懂,但确实是好电影。


《兰心大剧院》最早传出消息,已经是2017年,四年,终于能在电影院看到了


事实证明,对娄烨导演来说,再漫长的等待都值得。


图片

但为什么要说它“不好看”?


这其实是从电影语言的视听层面,说它对观众有观影的门槛要求,而绝不是在说它是一部烂片。


首先,《兰心大剧院》是黑白的。


对于习惯了生活在彩色影像里的大部分观众来说,这就是个让大家走出观影舒适区的要求。比如说故事里的上海,时间是1940年代——观众一旦得知这个信息,就会在脑海里自动脑补出许多影视剧里,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夜夜笙歌、奢靡浮华、红男绿女的上海滩场景,而这个背景里的女间谍,也必须是高跟红唇、曼妙曲线、修身旗袍、摄人心魄……


娄烨要做的,就是反问并告诉观众:不觉得假嘛?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是一部‘反旗袍’的电影,因为太符号化了。当一个造型成为符号或规矩,就失去了魅力,也会对人物的丰富性形成一些破坏。”


所以《兰心大剧院》里的上海滩,白得不耀眼、灰得不质感,却黑得让人捉摸不透,更别提灯红酒绿的声色场,以及婀娜温婉的旗袍女间谍了。


巩俐扮演的女间谍于堇,看上去一点也不性感,当然也没有勾魂摄魄的妖艳,反而一直穿着衬衫背带裤,和硕大的风衣,把自己包裹在心事重重的忧虑,和不可靠近的冰冷里。即便局外人不知道她是间谍,最起码也能看出来这个人身上潜藏着巨大的不安全感,以及随时可能爆发的攻击性。


图片

与女主角不安全感如影随形,娄烨拍摄时的视觉语言,也全程对观众充满挑衅:他用大量的夜景,以及层次感压根不明显的灰度,和近乎不讲究空间构造的人物背景及空间,导致角色的很多表演细节,隐匿在黑暗里无法辨别。


更具挑战性的是,他再次使用大量的手持摄影,加剧了原本就含混不清的模糊感,以至于即便是高潮戏,观众也没办法一窥究竟。比如电影最后一场枪战戏,观众只能在晃动到头晕的镜头里,看到黑暗中有火花喷射,听到角色急促的呼吸和跑动的声音。


别人的高潮戏,都是各种紧张、刺激的电影音乐。


娄烨的高潮戏,只有乌黑的画面,和真实立体的声效。


也就是说,相比于那些费尽心思迎合观众的电影来说,娄烨的《兰心大剧院》,有一种刻意为之的不友好。正是这种刻意为之的不友好,让《兰心大剧院》变得不好懂。


其实在虹影的原著小说《上海之死》里,这是个可读性极强、同时也很好理解的故事:


1941年12月1日至6日,也就是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事件爆发前一周,在上海,这个彼时东亚的谍战中心,汇聚了各方势力和各种情报——巩俐扮演的于堇,就是要从小田切让扮演的日本军官古谷三郎手里,窃取日本军方的最新动向,然后把消息传递给她的养父,同时也是同盟国的间谍头目,帕斯卡尔·格雷戈里扮演的法国人休伯特。


但娄烨显然不是个满足于讲述奇情故事的人。


或者说他甚至根本不在意那个动乱的时代背景。


他更在意的依旧是人,也就是于堇,她的情欲世界。


娄烨真正在意的,是于堇在执行任务的这段时间里,与黄湘丽扮演的女特工互动时散发出的暧昧情愫,以及明明最后可以逃离,却主动返身,选择赴赵又廷扮演的谭呐的约,最终因此身死。


图片

所以在主流面前,《兰心大剧院》变得很尴尬:相较于最后她拒绝为同盟国提供准确情报,以达到美国对日开战的预期设想,娄烨真正在意的是,她作为能够扭转国际局势的间谍,居然把自己的情爱欲望,看得比国际局势更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说《兰心大剧院》不好懂的地方。


它舍弃了观众习以为常的间谍路线,转而在角色的内心世界,寻求更大的可能性。


事实上,如果观众调转思路,不把《兰心大剧院》当成主流的商业电影,而是继续把它放在娄烨导演的作品序列里,就很容易理解于堇的选择,以及娄烨的表达。


在娄烨的电影里,现实背景从来都是抽象化的。它们提供的不是现实依据,而是情感色彩;它们不决定主角最终的现实选择,而是主角自身在主动抉择所有事情。


换句话说就是,在娄烨电影里,现实背景从来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向来都是主角身上自带的情感欲望——娄烨的主角,就迷失在这情欲挣扎里,看似苦痛抉择,实则无能为力。


娄烨从来不吝于在自己作品里,呈现主角的情欲状态。


从《春风沉醉的夜晚》、《浮城谜事》到《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我们都能从主角的情爱状态里,感受到这一点——情爱场景的暧昧或强烈,既是主角们能够暂时对抗彼此矛盾的契机,又是他们能够得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的瞬间,却也是他们把自己陷入更大苦难的另一个开端。


也就是说,娄烨的电影,同时充斥着受难和享乐。


他的主角就胶着在这个状态里,一边顽强又执拗地去追求情欲,一边又在情欲得到满足时陷入更大的迷失,继而失去对生活和未来的控制权——他们不停地在找寻情欲、证明情欲,最后在更大的失去面前,更加努力地去找寻和证明。


唯有死,才能让人摆脱这个恶性循环。


这也是娄烨一直以来最高明的地方:他既拍出了情欲让人着迷的瞬间,也呈现出情欲把人毁灭的时刻。


所以他的电影里,总是弥漫着失控和虚无的质感,而且这两种质感你中有我、我总有你。


《兰心大剧院》也是如此。


图片


得知于堇窃取了情报的日本人,马上就要开始实施报复,而此时她是有机会出逃的,因为护照、票、金钱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但她还是去赴谭呐的约,因为他们说好了,要一起走。


为了这个约定,她付出了生命。


普通人肯定会问:值得吗?


但娄烨肯定会说:不值得吗?


他的电影首先是精神的,或者说情欲的,其次才是肉体的、现实的。


相比于怎么才能活下去,娄烨从来都更在意的是怎样才能让自己的精神与情欲融为一体。这让他的电影,就像《兰心大剧院》里于堇最后显出生命的选择那样,带有一种飞蛾扑火般的义无反顾。


标签: 《兰心大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