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美网_有趣真实好玩的影视常识图文分享!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剧美网-热播剧图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剧美☆热文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时间:2021-09-22人气: 作者: 小编

金秋,意大利威尼斯,电影的边界再次被打破。


来自21个国家的37部VR叙事作品入围第78届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其中23部作品参与了竞赛单元的角逐。


9月1日-19日期间,你有两种方式可以体验这些“新鲜出炉”的VR佳作:


成为威尼斯电影节官方合作伙伴和指定PC VR观赏平台——VIVEPORT的会员,免费限时在线观看;


图片

图片

  观众在VIVEPORT体验参展VR作品


或是到电影节中国合作方砂之盒在北京三里屯爱乐汇艺术空间的展台线下体验。


上周五,电影人和技术极客齐聚一堂做了场题为《VR电影在威尼斯电影节5年蜕变》的直播,对本届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图片

图片


到底该如何定义VR电影?什么样的叙事最适合VR?


本届电影节上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作品?


看完这些讨论,你可能会对VR电影有不一样的认识。


 什么是VR电影? 


2017年,威尼斯电影节决定“第一个吃螃蟹”,推出VR单元。


而且,它一下子就把VR搞成了竞赛单元,正式为参赛作品颁发威尼斯电影节奖项——这对VR产业来说是重要的信号,也是极大的刺激。


以“威尼斯双年展”这一地位极高的艺术大展为基础语境,集中了奖项、平台、发行和市场的资源,威尼斯电影节真正推动了电影人们探索传统以外的叙事形式


电影节迈出勇敢的一步,VR也让这个最古老的电影节焕发出新的活力。


VR单元的英文名称是“VR Expanded”,并非“VR电影”;


图片


参展作品不都是“360度全景影像”,有很多强互动性的VR体验也入围了电影节VR单元。


经历了5年威尼斯,“VR电影”的定义好像反而越来越模糊了。


北京国际电影节VR单元、砂之盒影展策展人,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教师 车琳 对“VR电影”这个词的使用相当谨慎


现在我们说的所谓“VR电影”,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叫“Cinematic VR”、“VR Work”或“VR Experience”。 


最初VR电影的定义是很窄的,指使用全景设备来记录一个三维空间的拍摄方法;或是用Unity、UE或是VR tool brush在VR里创建能在VR里体验内容的创新创作方法。


“叙事”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VR更具革命性意义的特点是“世界建构” ——把空间中360度的角度来放出来,让观众拥有探索的自主权、选择自己的故事。 


电影是二维媒介,是带框的、坐在画面外观看的形式; 


而VR是个体化的、代入到整个空间当中的,所以我们通常不说“VR电影”这个词。


Veer联合创始人 陈婧姝 认为,用“电影”这个词来想象“VR电影”,思路会受限


现在并没有一个翻译能精准传达“Cinematic VR experience”这个意思;


它的直译是“影视级的VR内容”或“VR叙事体验”,但这只是VR作品中的一个品类。 


大家对“电影”的认知太成熟了,包括“作品时长”和“观看形式”,这样去定义VR就会被框住。 


VR是可以用来叙事的,但叙事语言和作品形态都跟电影不一样。 


现在VR作品的大趋势是划分为“被动观影”和“互动体验”;两者的区别在于是以“给观众带来情感体验”为核心,还是以“游戏机制”为核心。 


这两者都可以是Cinematic VR,也就是我们所说的VR电影。


倍视传媒虚拟制作负责人 邓宇 觉得“与其说VR电影,不如把它想象成VR体验”


“Cinema”这个词可以被理解为“感受电影的场所” + “在其中发生的一些行为”;


“Cinema,VR Expanded”实际是把电影的感觉拓展到了VR形式。 


就像电影刚诞生时,《火车进站》放映,很多观众惊得起身逃跑,因为大家没有在意到影像的边框,所以在面对这种体验时做出了自然的反应。 


电影围绕的是“体验”,它的本质是: 


一种体验被符号化,通过某种介质传递给观众,被解码之后得到了另一种体验——是“体验”到“体验”的过程。


所以不是“VR电影”,而是“VR体验”。


知名VR社区VRplay发起人 潘博航 从产品技术角度出发,表达了极客们对“VR电影”的期待


我对“VR电影”的理解基于技术。


VR硬件最大的升级是从“3自由度”到“6自由度”;


现在设备允许观众在一定范围内移动,创作者现在可以在有限的环境下实现更惊人的创意,做出更创新的作品。


所以,我觉得采用“6自由度”的形式,才是真正理想的“VR电影”。 


除了全景影像,现在VR叙事内容很多也在用游戏引擎,就必然会产生交互——这已经不仅仅是VR电影的定义问题,而是“什么是电影,什么是游戏”的问题了。


作品曾入围过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的动画导演、Pinta Studios联合创始人 米粒 认为,让“VR电影”的定义模糊些,更有助于创新的发生


不该过多地思考自己做的是什么,而是把所有的可能性堆进去。


VR这种媒介本来就不该被约束,应该去尝试更多的东西,也许就会出现一个Killer APP,打通创作者的自我表达和观众想要看的内容。


图片

  中国动画工作室Pinta Studios凭借作品《拾梦老人》《烈山氏》两度入围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导演米粒(左)在第75届威尼斯红毯上


米粒导演袒露了自己最早制作VR电影的三个原因:


第一,身为动画导演,我感觉虽然日本欧美在长片方面领先很多,但在短片方面,国内团队其实有非常好的表达。

我就想,在VR这个全新跑道上,是不是有可能用一部精致的短片,跟顶级动画公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一下。

第二,VR电影的创作像是回到了电影最初——全新的介质,极少的工具,没有花哨的剪辑后期,需要在极其受限的情况下把故事讲好。

VR会强迫我重新思考视听给观众带来的刺激,如何引导观众视线、如何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第三,新技术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皮克斯出品第一部《玩具总动员》的时候,动画人们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拍的;

如果能用新技术拍一个流畅感人的故事,会有种“划时代”的感觉。


在看似“模糊”的定义中,我们看到了用VR来创新叙事的潜力。


就像今年威尼斯VR单元的参展作品,完全没有被“VR电影的定义”所限制,充满了各种让人耳目一新的交互体验。


标签: VR电影